人物

郑云龙:我的狗怎么死了?

“奇怪”——在被问到“用一个词形容自己长相”时,郑云龙脱口而出。

极速五分11选5—5分6合2019.04.09


“奇怪”——在被问到“用一个词形容自己长相”时,郑云龙脱口而出。

而10分钟后,拍了无数明星的同事第一次见到郑云龙却惊叹——“我的天啊,你本人也太太太太帅了吧!我刚第一眼看到你,愣住看了十秒。”

奇怪还是帅?好像也不太重要。谈到如何看待堂吉诃德这个他演过的奇怪骑士时,他的态度相当积极——是他疯了,还是世界疯了?这可说不准。奇怪是疯?还是不奇怪是疯?

郑云龙,湖南台声乐竞演节目《声入人心》最终6位首席之一,之后又参与2019《歌手》,成为这个炙手可热的音乐节目中的一名音乐剧演员。

演员,没错,是演员。在这个介于演员和歌手的职业中,郑云龙对自己的界定是坚定的——“演员”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,在音乐剧事业发展正旺的时候,他会选择在今年春天,开始人生中第一场戏剧表演。

“我就是想做点儿新鲜的,但当然也有不自信的地方。突破自己当然会不自信,但是这份不自信也不可怕,努力去做就行了。”

拍摄过程顺利得有些出乎意料,让在拍摄前研究了近期郑云龙的采访和快问快答视频后,焦虑坏了的编辑们都不自觉的觉得自己受骗了。毕竟在之前的访谈里,不管问题有多简单,郑云龙都倾向于仔细思考后再给出答复,甚至如果2选1的问题没有他倾向的答案,就干脆就不说话,留给观众一场短暂而不失礼貌的沉默,而这一次的拍摄需要挑战的却是快问快答,但显然焦虑是多余的。

拍摄意外地顺利,他对于我们问题的反应流畅而果断,看来不知不觉他也已习惯镜头在前面,这种对话的方式虽是新的,但显然已不再抗拒,镜头作为一个可以放大给更多观众看到的焦点,他已然迅速适应,而且效果也相当不错。

当然,作为颜艺专家,“胁迫”他进行一场鬼脸教学是必不可少的程序。导演简单说了两句之后,郑云龙的表情立刻开工,导演建议来一点儿肢体语言加持,“我从来不用手的。”咦?刚还说过偶尔不自信?我在颜艺圈儿是永远不会输的!

口说无凭,来品一下:

拍摄过程中有一个镜头需要拿起啤酒,拍完导演喊“卡”,郑云龙动作停了,手没停,剩下的一点儿啤酒一口闷,经纪人逗他:“你干嘛呢?”他还挺有道理的:“这不喝完不是浪费吗”

他的确是一个“一口闷”类型的人。对于同期的声入人心选手们热衷于继续将音乐剧推向了大众,他的态度是二分的,对于自己喜欢的艺术形式被大家所了解,从而让更多人知道,也让更多人加入,这无疑是一件好事儿,但成为艺人?暂时,还不太“舒服”。

爱好为圆心,一切随之而来的东西,不管喜不喜欢,他“一口闷”。酒鬼诗人查尔斯·布考斯基曾在自己的小说中描述过一个坚持写作,从而“样样干”的青年。主人公Chinaski对这个世界的大多数惨淡经历感到没啥大问题,甚至对没有人刊登他最引以为豪的写作作品也感到没啥大问题——这就是为何有些生命是有硬度的,硬度并非体现在顺利的时候,而是在永恒的时间里去保护某样东西的力量。

Chinaski是有硬度的,前些天突然“被炒作”的流浪汉学者沈巍是有硬度的,郑云龙对音乐剧的热爱也是有硬度的。

拍摄打街机游戏的镜头时,郑云龙认认真真地玩儿了起来。

导演:“卡!”

郑云龙:“哎,我的狗怎么死了??!”

每个人都在说着“真实”,但真实的人设和虚伪一样可鄙。什么是真?郑云龙一口喝下百威时眼神是清澈的,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在上小学第一天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给窘迫着流鼻涕的你递来一张纸巾的同桌小孩儿。

小孩儿不知道表演善良,所以善良更加珍贵。一个艺人不在镜头面前时依然让人感到舒适自在,这就是真我至上。他有说不的底气——对虚伪说不,更对矫饰说不,对刻意说不。

不管光环和焦点在哪里,郑云龙都是他自己,不为任何其他因素而影响,做自己想要做的事,成为想要成为的人。

1876年,安海斯•布希公司推出了百威啤酒。优质原料可不仅仅是说说这么简单。美国进口的上等啤酒花,天然的大麦,抛光长粒米与优质活水,更配合独一无二的榉木酿造工艺,都是百威始终如一的坚持,确保每一瓶、每一罐、每一桶的百威啤酒都拥有始终如一的清澈口感和非凡顺滑。 

对捷径说不,对食品添加剂说不,百威自始至终保持更长的酿造时间、140年不变的酿造工艺,不轻易妥协,这是百威对“我”的坚持。

不妥协,做自己,除了和朋友碰杯的那一刻。

所有评论

请输入您的评论... 访客

发送
更多评论

相关阅读

猜你喜欢